【英文亞洲新聞週刊】

讀者來函:噶瑪巴對峙的結束?

達賴喇嘛的一個暗示升起希望

作者:朱利安吉林

2001412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夜間12:10上網

 

針對噶瑪巴爭議事件,是否已可看見一項友善的解決方法?達賴喇嘛自令人爭議的台灣九日行返回印度,一個宗教之行但他躡手躡腳的危險地觸動了中共政治的敏感性。四月九日他再度踏上印度的土地,達賴喇嘛向一個當地的記者暗示:關於領導強大的西藏噶瑪噶舉教派的候選人競爭者之爭論,目前是一個可能解決的歷史時刻。

這位西藏的精神領袖說,這種候選人的衝突在過去已發生過,而且妥善的被解決,“三百年前,在第六世達賴喇嘛期間,第七世噶瑪巴被認證後也發生類似的爭議”,他說,“但此事件終究被解決了。”

耳朵豎起來。這位西藏精神領袖替15歲的喇嘛烏金赤列背書為噶瑪噶舉教派精神領袖,噶瑪巴的第十七世轉世。這個小孩於去年初由西藏飛出來之事,曾引起國際性的興趣及質疑,他是否終究會成為西藏人民新的名義上的領袖?但是另有一位男孩,十七歲的泰耶多杰,也宣稱此位。達賴喇嘛如是的評論已激起他的支持者們的希望,針對分裂了西藏佛教主要四大教派之一,並觸發了政教合一制度的危機的雙方對至峙局面,有可能找到一個解決的方法。

頗具諷刺的是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再度因他的台灣之行被中共攻擊為“分裂者”,指控他試著要將西藏自中國領土分裂出來。當在他的住所 即他流亡在外的西藏人民,大部份住在印度 有些人們則指控他是宗教的“分裂者”,因為他干涉了西藏另一大主要宗派的事務。相反的,達賴喇嘛則自以為他將西藏佛教徒結合在一起。

在一次反對這個被尊為西藏精神之光的人中,有50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噶瑪噶舉寺廟代表們,上個月在加德滿都開會,他們想出最強硬的文字反應他們所描述的對他們的教派以及神聖的傳承的威脅,設想西藏人一向克制自己公開質疑他們的精神領袖,西藏宗教事務很少如此事件更火爆。

列舉出達賴喇嘛的格魯派長期欺壓噶瑪噶舉派,國際噶瑪噶舉協會發函給西藏的精神領袖要求他“躬身退出噶瑪噶舉教派內部的紛爭”,他們為他們認為是不公正的干涉而憤怒,他們說達賴喇嘛“從容的為一群墮落的噶舉喇嘛們錯誤的聲明及行動背書”。這種干預無法被噶瑪噶舉教派接受。

公開信也要求科學家鑑定那封“所謂的預言信”,此信函被噶瑪噶舉喇嘛中的一位,太西杜仁波切,用以“找尋”他們所宣稱的“中國的噶瑪巴”烏金赤列 一個被中共及達賴選定的候選人。

競爭者泰耶多杰的支持人士們則宣稱此信是由太西杜偽造的,因此,烏金赤列並非於1981年圓寂的十六世噶瑪巴真正的轉世者。西藏自第一世噶瑪巴以來,即發展出一種習俗,找尋他們上師的轉世者,上師被認為是菩薩或覺者。

誰是真正的噶瑪巴?烏金赤列自從逃離西藏後已處於相當掃興的爭議下,因為印度政府看來遲疑要接受他,只有到最近才給他難民身份而且主要的控制他活動。他居住在達賴喇嘛住的達蘭沙拉附近。競爭者泰耶多杰則較少受到束縛,而有機會到國外弘法,而且計劃未來要在噶倫堡研讀數年。兩位都關注著位於喜馬拉耶印度錫金省的隆德寺,它是噶瑪巴的流亡主廟。兩位均有許多支持者。

對此爭議的解決方法看來是操控在達賴喇嘛手中。問題是,他最近宣告此事可以被有善的解決,他是什麼意思?有些觀察者困惑了,其中之一說:這是不是將展開某些行動之前的警告烽火?或者這是要隱蔽某些更具政治性的策略行動,將烏金赤列認證為獨一無二的噶瑪巴的煙幕?是否為他對加德滿都會議得出的對他強烈的批評的一種間接反應?

謹慎研究西藏歷史顯示出一條達賴喇嘛傳承和噶瑪巴傳承間的衝突和毀約的軌跡。這種衝突使雙方至今仍痛苦。達賴喇嘛是一個宗教領袖但也是一個政客,看見和噶瑪噶舉教派的領袖締結親蜜的同盟,在他的“一統”大業上是具決定性的意義,這個統一團體他認為攸關生死,所以他試著要找出對西藏問題一個可談判的解決方法,或許可能允許他及他的人民返回故鄉。

作為一個宗教領袖,他知道認證烏金赤列存在著令人質疑的真實性。作為一個政客,他知道烏金赤列較易成為他要一統大局的工具,但是代價呢?

政治干預西藏喇嘛的教團制度並非新鮮事。但是兩位男孩的爭執可能會嚴重的影響到西藏的宗教及政治前途。如達賴喇嘛所言,三百年前,一個類似的爭議終究被解決。世界上西藏佛教數百萬弟子在等待看目前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是否能解決此對峙。

 

英文亞洲新聞週刊:mail@web.asiaweek.com

Asiaweek.com.home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