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瑪巴聖下僧團之公開聲明

200131617

加德滿都尼泊爾

國際噶瑪噶舉會議

 

尊貴的仁波切們,敬愛的堪布們,親愛的噶瑪噶舉僧伽們,以及諸位貴賓。

我們,隆德法輪中心之僧團,在此謹誠摯的對諸位表達歡迎並感謝諸位參與此會。我們決定要召開此會的原因主要是最近所發展出來的一些特殊狀況,需要由整個噶瑪噶舉團體來緊急討論,思維並解決。

過去數世紀以來,西藏佛教總是存在著四個主要分開且獨立的教派。甚至在1959年後,他們仍是繼續在流亡情況下保有並維持他們的宗教以及法定的獨立性。但是最近,達賴喇嘛聖下已嚴重的危及此長期建立起來的優良傳統,此傳統使得西藏佛教徒豐富多元性的信仰得以被保護並保存下來。

故十六世噶瑪巴朗炯瑞佩多杰,噶瑪噶舉學派公認的精神領袖,在過去必須重複不斷的對抗達賴喇嘛的干擾以保衛他傳承教法上的殊勝品質,這些侵害終究徒勞且失敗。但其直接後果是,達賴喇嘛可能開始產生對心存獨立的第十六世噶瑪巴以及噶瑪噶舉教派一種無法壓抑的憎恨,令人遺憾的是,甚至在噶瑪巴於1981年圓寂後至今,達賴喇嘛仍繼續甚至加強他為反對噶瑪噶舉教派的破壞性的行為。

起初,我們只經歷到某位噶舉高階位仁波切極為害的行為,此人極明顯的已全然拋棄對他自己教派的忠誠及敬意,此西杜仁波切誤導了許多正直的人們,賄賂無數的官員,自己並與盜賊及那些罪行巨大甚至犯下謀殺案的幫派份子們密切的結合在一起。

我們因此別無選擇,只能對抗這些暴力攻擊以防衛我們的教派。我們的行動包含抵制所有政治以及非宗教的影響力,並將自己侷限在修行佛法上。我們積極的避免所有潛在的、有害的面對面衝突並努力進一步改善西藏佛教在外的形象。針對於西杜仁波切及其黨羽有時相當兇惡的攻擊,這種慈善且和平的反應,直到目前對我們相當有用。

因此,令人毫不驚訝的是,國際團體們、政治領袖們、人權團體以及國際媒體等,在過去甚至不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考量過,已存在的問題是一種極為不幸且令人遺憾的事,是我們噶瑪噶舉教派內部的問題,外人不當涉入。最近我們卻發現達賴喇嘛,他並非我們教派中人,卻在最初即已指導西杜仁波切的行為,這個令人震驚的發現導致此篇公開宣言之產生。

為了要與西杜密切合作,達賴喇嘛在中國秘密地導演了偽造的噶瑪巴之認證及坐床大典,如是成功地製造出噶瑪噶舉教派的分裂。自古以來,嚴酷的政客們總是試著分裂並統御他們的反對者及潛在的對手,此點上達賴並不例外。

一直到最近,我們仍時常感到困惑,為何達賴從未因19938月以暴力及敵意接收錫金隆德寺之事被公開非難過。當時,西杜仁波切成功地賄賂了錫金當局某些有力的官員,這些官員們思恩圖報,策劃了以武力接受寺廟,暴力驅逐所有噶瑪巴的忠誠僧侶,隨即將寺廟的管理權遞交給西杜仁波切。

同時我們分析達賴對我們教派的一切行為,得到的結論是,他是由於對噶瑪巴深度的失望及厭惡。噶瑪巴在世時總是強烈抗拒達賴屢次試圖將噶瑪噶舉教派收攝在他的控制下。達賴和噶瑪巴在基點上有不同的認知,噶瑪巴總是為他的教派的宗教自由而強烈據理以爭。

我們現在公開此聲明,雖然我們知道達賴喇嘛在西方世界卓越的名聲。許多真誠的人們、有名的教師們、政客以及著名的政治家被這個“平凡僧”(Simple monk)的不平凡的強烈的個性由衷欣賞;而且,由於達賴喇嘛的宗教行動,真正的佛陀教法中的良行、慈悲在今日世界越來越盛行。在此點上我們誠摯的對達賴的卓越貢獻表示謝意。但同時我們也察覺,許多達賴的仰慕者不瞭解或不願去分辨他的純宗教傳法和他的政治行為間的差距。許多達賴的支持者可能未注意到,好來塢頻繁的介紹西藏是個精神上的樂園而達賴喇嘛是個絕對無暇的聖人,這種介紹已在不知不覺中起了影響力。在此種背景下,他和中共當權者漫長的政治鬥爭,更加強他精巧製作的個人形象有如一個高潔忠誠的民主自由、人權的鬥士。特別是許多西方媒體,如美國、德國、法國及其他國家的媒體界對於西藏事務潛在的複雜的真相他們經常只追循通俗的,大眾潮流及看法,而自己不去作正確的分辨及判斷。

由於他深根蒂固的反對十六世噶瑪巴,達賴喇嘛尋求並找到噶瑪噶舉教派內一小撮不快樂的仁波切們,他們甘心祕密地支持他的野心。如是,叛教者西杜仁波切及其黨羽自願成為達賴喇嘛分裂並爭服噶瑪噶舉教派陰謀的一份子。達賴喇嘛現在冒險的公開他以前領導西杜這一群人的事。但是,極明顯地,他必須在現在公開此事,因為他最後注意到西杜仁波切在打擊我們的陰謀上,事實上並無多少勝算。

我們希望強調,我們從來也從無任何動機要敗壞達賴喇嘛作為宗教領袖的聲名。在那個職位上,我們非常、非常的尊敬他。但是在達賴公佈他在西杜仁波切集團所扮演的領導人角色後,我們被迫要堅持我們的態度。他與西杜仁波切緊密的關係,事實上是極為淒慘的。西杜是一個被高度質疑的喇嘛,已欣喜的享有和中共建立起特殊的關係;並且因為過去種種劣行,被印度政府禁止入境。

因為我們由衷的尊敬我們自己的精神導師噶瑪巴,我們首要的職責是保護並留存我們噶瑪噶舉殊勝不共的教法。因此我們完全無法同意達賴說他自己是公認的可任命噶瑪巴的人這種之顛倒的聲言。

議程設定要對此提案提出抗辯,並且儘可能以最有效的方法來解決此複雜的問題。同時,會議也會為那些對有關一般西藏及喜馬拉佛教有興趣的團體,提供珍貴的資料。

 

堪布卻扎天培

(Khenpo Choedark Tenphel)

 

 

年朵仁波切

(Ngendo Rinpoche)

 

2001315日,加德滿都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