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噶瑪噶舉團體一封致達賴喇嘛聖下公開信

2001年3月17日

 

聖下:

本年三月十六日及十七日,一場國際性的噶瑪噶舉會議於尼泊爾的加德滿都舉行。與會者包括超過五百所寺廟以及全世界各地噶瑪噶舉教派中心的代表們,此項會議是特別針對目前噶瑪噶舉教派內所發生的危機而召開的。全體與會者無異議一致通過一項決議。聲明本教派於有關噶瑪巴大寶法王的認證過程及其坐床事件上,決議抵制任何噶瑪噶舉教派外來之干涉,以確保本教派清淨之傳承。

在現有的噶瑪噶舉傳承的核心中已存在著它自己正統的權利去認證該傳承的精神導師噶瑪巴大寶法王,這項認證過程必須符合噶瑪噶舉傳統的宗教傳承,而不受任何教外干預。傳統上,黑帽及紅帽噶瑪巴已然相互認證對方之轉世並為其坐床。

歷史顯示目前教內的危機源於過去,數世紀以來,達賴喇嘛的格魯派與嘉哇噶瑪巴的噶瑪噶舉傳承長期陷於對抗之中。

衝突源自十五世紀,時當第七世噶瑪巴與第四世夏瑪巴。此時西藏政權操於噶舉派之手中。爭鬥於一六三八年達於頂蜂,當時第五世達賴喇嘛迎邀蒙古固始汗大軍入侵西藏,格魯派與蒙古人的聯盟導致一千座噶瑪噶舉寺廟住持被斬首,而這些寺廟隨即被迫改為格魯派寺廟。當第十世噶瑪巴的營地遭受攻擊時,他的七千多位僧侶被戳殺,只有噶瑪巴及其侍從逃脫重圍,其後四十年,噶瑪巴被迫四處流徙。

兩個世紀以後,於第七世及第八世達賴喇嘛時,雙邊對峙情勢更為升高,一個名叫天霸槓波(Tenpai Goenpo)的格魯派官員,利用機會將夏瑪巴永遠逐出西藏宗教現場。罔顧夏瑪巴奔走調息尼泊爾與中國西藏的戰火,清乾隆皇帝卻宣判他為叛國者,以致所有他名下的寺廟均被改成格魯派,清廷並頒旨永遠禁止夏瑪巴傳世。

一九五九年,西藏政權易手與共產黨,但極不幸的,西藏政府之瓦解似乎未對其帶來足夠的災難足以影響長期以來格魯派對噶瑪巴及其噶瑪噶舉教派不公平的侵害。

一九六一年,西藏流亡政府計劃將四大教派合併為一派,由您聖下來領導,此項政策嚴重損傷西藏難民社區人們的宗教信仰。在噶瑪巴的引導下,十三個西藏流亡社區團結一致向流亡政府抗爭,導致整個計劃流產。其後於七十年代,噶瑪巴因為挺身為其他三教派據理以爭,而備受指責,當時所醞釀成的挑釁的氣氛導致於一九八一年,當十六世噶瑪巴圓寂時,在拉達克的西藏難民營居然歡天喜地的慶祝,這件痛楚的事件更加深了兩個教派間的互不信任。

甚至早在十六世噶瑪巴未圓寂前,聖下您周遭有些成員已和噶舉派內某些高階位的喇嘛們共商如何尋找及認證第十七世噶瑪巴,和這些噶舉教派內的叛徒密切合作,聖下您史無前例的分裂了本教派,此事件進而導致隨後在中國為一個偽認的噶瑪巴坐床。

於一九九二及九三年,您慎重的為這群腐敗的噶舉喇嘛們的錯誤宣告而背書,這種干預行為是噶瑪噶舉教派絕對無法接受的。

於二OOO年七月,您在涉足此事件中更勝一籌,您書面通知夏瑪仁波切,說明即使找到一封正確無虞的第十六世噶瑪巴所留下的預言函,您也不會動搖堅持烏金赤列是噶瑪巴的決心。如此之作為,您聖下已然剝奪了第十六世噶瑪巴決定他自己轉世的明確權力,如此不合理的聲明,不但違背噶瑪噶舉傳承同時也替未來聖下您所屬的教派及政府得以接收噶瑪噶舉派奠下基礎。

直到一九九二年聖下您干預之前,歷史上從未有過任何一位達賴喇嘛曾在認證真正的噶瑪巴事件上插手過。正如聖下您極其明白,噶瑪巴轉世系統早於達賴喇嘛傳承三百年,您目前的干預更是毫無史據可考的。

我們極為尊敬且支持聖下您為西藏人民的福祉及自由所付出的努力,我們也因而懇求您將同樣的善心推置於噶瑪巴之爭議事件上,為了我們傳承的完整性,我們強烈要求聖下您莊重的退出這場噶瑪噶舉教內的爭端,我們也請您支持我們的觀點,那就是,保存所有四大教派(包括噶瑪噶舉)豐富且多樣化的內涵,將會使整個世界都蒙受其利。

我們虔誠希望聖下您長壽且健康。

 

在此獻上最誠致的敬意

謹代表所有參與國際噶瑪噶舉會議所有與會代表們。

大會主席

盧爾思(H. H. Luehrs)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