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印度斯坦時報主編

20011112

 

有關貴報刊登於2001117日報導達賴喇嘛的文章,我們希望請貴報注意其中許多點錯誤。

貴報刊載,達賴喇嘛說,有關噶瑪巴轉世事件,正式的(officially)〞只有一個可以被允許去要求寺廟中法座的所有權〞。首先,〞正式〞這個字,在這個狀況中,被指示成一個政治上的被指定者,因為烏金赤列多杰被中共於一九九二年七月任命,而且西藏流亡政府選擇支持此任命。但是,由第一世噶瑪巴所創立的噶瑪噶舉教派,其正確的傳統是由該教派第二高階位的高僧,夏瑪巴依據該傳承九百年的傳統,去認證噶瑪巴並安排其坐床大典。因此,正式的認證由夏瑪巴決定,而且目前的第十四夏瑪巴,已經認證廷列泰耶多杰為真正的故噶瑪巴之轉世者。再者,目前烏金赤列多杰的任命是一種史所未有的創舉,不論是中共或西藏流亡政府在此事件上都沒有何權力,在我們教派歷史中,圍繞著這個指派的政治性的策劃從來未曾出現過。

轉世者所屬的教派具有權力去認證此轉世者而非某些政治機構此點應當是顯而易見的。

我們認為貴報應當告示讀者,如需更多資訊,我們樂於協助。

 

堪布卻札登培仁波切

噶瑪噶舉學派首座方丈

謹代表國際噶瑪噶舉大會

 


 

Home

回首頁